沉迷腾讯游戏男子称花掉百万被逼债来深圳讨说法

  去年7月,侯天(化名)第一次接触到腾讯旗下一款名为“欢乐斗棋牌”(此前名为“欢乐斗牛”)的游戏。此后1年多,他深陷其中。

  侯天是湖南人,其自述目前在杭州一家工厂做行政工作。去年7月,经朋友介绍,侯天第一次接触到腾讯游戏旗下的“欢乐斗棋牌”游戏。

  侯天介绍,此前“欢乐斗棋牌”名为“欢乐斗牛”,这款游戏为线上桌面休闲扑克牌游戏,有多种玩法。

  刚开始,侯天只是通过系统每天赠送的金币进行游戏,“但赠送的金币很少,如果运气不好,几局游戏就输光了。”其介绍,为了更快的获取游戏金币,在游戏系统的指引下,其通过充值的方式,以人民币购入钻石,再通过钻石换取游戏金币。

  而在玩了一个多月后,有一次,侯天在游戏房间的公共聊天室内发现,有人居然在公开叫卖游戏金币,“说多少钱充值多少金币,这些充值比例比官方的要高不少。”

  在高倍场,下底的低分有一定限制,通常一局游戏的输赢在数千万金币,“如果碰上运气不好的时候,一局就可能输上亿金币。”

  侯天自述,在深陷游戏的这一年多时间里,其通过官方充值了22万多元,而通过“银商”兑换金币则在百万元上下。

  此前,这些“银商”会通过游戏内的公共聊天室推广售卖游戏金币的比例,之后由于系统的变更,公共聊天室的功能被取消,“银商”通过修改游戏头像来收售金币。

  根据侯天提供的游戏界面,南都记者看到,在高倍场的游戏房间里,各个方位都坐满了玩家,而点开所有玩家信息的界面,可以很直观的看到,有不少疑似“银商”。

  将游戏头像改为经过简单PS的图片,背景为显眼的单色调,上面写上了诸如XX充值,微信/QQ****的字样,玩家只需通过添加上述微信或QQ号,便能和“银商”取得联系。

  其介绍,“银商”大多是24小时在线的,但其中也有部分是骗子,“一般交易都是先微信或者支付宝转账付款,然后他们开通一个贵族房,故意全下都输给你。当然也有一些‘银商’是收了钱,然后就拉黑的。”

  根据侯天的指引,南都记者在高倍场的房间内随意添加了一个头像显示为“笑笑充值”的微信号,其个人简介为“诚信斗牛金币收售,24小时在线咨询”。南都记者询问斗牛金币价格,这名客服迅速回复,“斗牛金币今日价格表50W=30元……”其表示,交易方式为“贵族房间输给你”,表示可以先买50W金币试试。

  侯天称,所谓贵族房间,需开通会员才能进入,一般与“银商”交易时,双方会达成默契,“贵族房一对一或者一对多的,这些人故意把金币全下,然后弃牌,这样系统就默认是你赢了。”

  侯天称,最多的时候,他曾在一局游戏中输掉了2亿多金币,若通过“银商”换算为人民币,则为数千元。

  “现在最后悔的事就是认识了这些‘银商’。”侯天说,如果只是通过官方渠道的小额充值,他不可能花去上百万元,“游戏里最多的也就充600多元,而‘银商’则没有限制。”

  “按照心悦积分1比10的规则,我通过官方都充了20多万元。”而在与“银商”的交易记录中,侯天基本是通过微信及支付宝交易,仅近几个月的账单便有几十页。

  侯天自称,自己在杭州的工作月薪拿到手为6000多元,如今因为沉迷于游戏,负债在百万元以上。起初,侯天先是用自己的积蓄充值,随后积蓄花完,他办理了几张信用卡,并向身边的亲朋好友借款,“就是想把本赶回来,可是却越陷越深。”

  在借完亲朋好友后,侯天又瞄上了民间借贷和网络贷款,据其粗略统计,其手机里下载了40多个网贷APP,每个平台的借款从数千元到数万元不等。

  一直都是“拆东墙补西墙”,这边款催的急了,就用另外一款借钱然后补上,每个月自己的钱都拿去还债了。

  侯天表示,自己目前每天都能接到催债电话及短信,有些过激的收债短信,甚至声称要将其个人信息发到黄色网站上,“各种威胁都有,我现在都不敢打开电话了。”

  他希望腾讯公司能退回其部分消费,“我现在手机里上千条短信都是催债的,都不敢点开去看。希望腾讯那边能退回一些,我现在正常生活都没法保证。”

  南都记者在腾讯“欢乐斗棋牌”官网看到,去年8月官方曾发出“反作弊声明”称,为保证玩家的利益,《欢乐斗棋牌》手机版运营团队,郑重决定通过封号等措施,全面打击非正常游戏的行为。所谓非正常游戏行为包括安装第三方软件,盗刷游戏币,哄抬物价、直接或变相非法倒卖游戏金币等。

上一篇:热点聚焦:银行的日子为啥不太好过了? 下一篇:中信银行威海分行促实体经济发展 助力乡村振兴